86 133 795 280 475 729 562 453 652 449 94 571 633 473 135 443 223 729 300 990 402 334 609 891 836 232 121 16 27 815 875 872 911 544 46 163 725 140 813 65 221 780 415 973 164 892 170 597 744 102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入资20个月里,“干爹”腾讯给搜狗搜索带来了什么?

来源:新华网 丁福华炳乾红晚报

摘要:土豆和优酷合并后,38岁的他突然「没事干了」,他考虑过在法国买一个酒庄酿红酒、开一个家具厂或者做福建老家的一种脱胎漆器,总之都和互联网不再有关系。 只有那些美的 能让他心头一动的东西 值得倾注所有 1 做出一个重要决定之前,王微先生时常会出现一种晃晃悠悠、不知所终的状态。18岁那年,经常逃课的他没有考上大学,整日闲逛,直到有一天在老家福州街头突然「心头一动」,「好像在这儿很无聊啊,我要去美国」。 2012年8月从土豆网CEO职位上「退休」后,王微也是如此,那一年他将近四十,财务自由,无事傍身,在全世界旅行,「天天在那儿躺着,在那儿晒太阳,在那儿看看书」。但在泰国曼谷的大皇宫前,两座高高的青石佛像又让他「心头一动」,它们在东南亚那种色彩饱和度极高的建筑群中显得很违和,看上去似乎还有点伤感,「现在这个时代了,大家肯定都不相信神仙了,那神仙怎么办呢?是像这两个青石雕像的神仙那样漂洋过海(到)一个地方吗?」他有些恍惚。土豆和优酷合并后,38岁的他突然「没事干了」,他考虑过在法国买一个酒庄酿红酒、开一个家具厂或者做福建老家的一种脱胎漆器,总之都和互联网不再有关系。 土豆网是由王微一手创办的,他在那里担任了7年CEO,把它打造成市值8.22亿美元、中国最知名的视频网站之一。王微亲手写了第一版的土豆网代码,但如今他对此感到虚无,几年过去,互联网更新换代,还会有人知道并且关心土豆网第一版是什么样的吗? 「我就觉得稍微有一点伤感吧,觉得费尽心血做出来这么多东西,它一出生就过时了,然后我都想不起来我在土豆做那么多年,到底最后有什么东西能够留下来嘛。」 离开土豆网后,王微渴望做些那种能让人「心头一动」的东西,哪怕只是一枚小小的雕刻作品,但多少年后,人们拿起来一看:「Art!艺术!Art,那是能久远的东西,而不是拿起来一看,啊,一块金条。」他笑着说。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决定开始第二次创业时,王微选择了动画电影,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20年前在美国看完皮克斯的《汽车总动员》那种被深深打动的感觉,他觉得动画电影是可以让人「心头一动」的手工作品。 「我想赚钱,也不会来做动画电影了,对吧。」他笑了,「赚钱不挺容易的吗?」离开土豆网时,O2O正成为互联网最热门的创业领域,但是他「兴趣都不太大」,「你做个O2O送个外卖,方便,我也喜欢,我也用,对吧。但是那个它的本质并不是科技。」在他看来,科技的本质应该是分享、沟通和信息传递。「我觉得就算是大势已定的情况下,然后反着大势,或者跟大势有点不同的这些人,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可能会更让我们心动一些吧。」 王微创作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公映当日票房收入2767万,刷新国产动画首日票房纪录,讲的就是人在潮流中如何自处,怎么面对改变的故事。主人公是两个有点伤感的门神,《山海经》中记载的「神荼」和「郁垒」。当新的时代来临,两个门神都下岗了,郁垒冲动偏激,神荼却随遇而安。面对记者,王微说自己就是逆来顺受的神荼,但他的同事们都觉得,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情,他都更像高高大大、决心改变的郁垒。 《小门神》是一个原创的故事,王微对电影圈流行的IP(知识产权)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不想做别人做过的东西,「反正已经有孙悟空了,我不管怎么做,也无非就是再把吴承恩写出来的东西……我把它再重新说一遍」。早在土豆网时期,他就鼓励用户上传原创视频,网站上线前夜,王微坐在上海衡山路一家酒吧里,在微湿的纸巾上为这家视频网站写下了口号,「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但随着视频门户逐渐形成竞争态势,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的版权成为最大的争夺点,「土豆到后面我觉得就变成买卖了,就是一个生意,这边买内容,然后那边卖广告」,王微淡淡地说。他开始无法在其中体会到互联网带给自己的快乐了,开始觉得「无聊」。他主动谈及优酷和土豆的合并,「他跟电视剧谈,跟电影制片方谈,买下来,卖广告……Victor(古永锵)他喜欢这东西,我反而兴趣不大,做两三年、三五年可以,时间久了,他肯定会做得比我更好。那既然知道这样,那干嘛要等到那一天呢,对吧。」 在王微的记忆里,早期的土豆网有一对来自南方小城市的男同性恋用户,每天都会上传自己的约会内容,几点几分、在什么地方,「2007年、2008年以后,这种视频再也不会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电影和电视剧。 他喜欢的是创造的乐趣、思维的乐趣,离开土豆网后,动画电影这个此前从未涉及过的领域成为他的新平台。动画电影在美国电影票房份额占到15%,但在中国不到2%,他相信这是一个有前景的、值得挑战的领域。「很困难」,但他说自己一旦做出决定,考虑的就只有如何一一解决问题。就像18岁做出去美国的决定之前,他只能认全26个英文字母,但那个让他「心头一动」的念头冒出来后,其他事情在他的叙述中都变得简单了把《新概念英语》背完,考托福,然后飞走。 2 追光动画位于北京东北五环外何各庄村的一号地国际艺术区,这里远离城区,行人稀少,显露出一种被凝固住的冷清,当地村民开的小超市掩着厚厚的帘子,覆在犀牛雕塑背上的白雪,好多天都没有化。王微和他的200名员工安于此地,按照计划表,一部又一部地产出动画片。 这个曾经野心勃勃的互联网老总,开始过起一种作息规律的生活,晚上10点半睡,早上6点起,起床后先跑10分钟,让身体兴奋起来,然后写两个小时剧本,一天写上一页纸,最多三五百字这是他向海明威学习的方法,「你写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true,是真的,不是为了填空写的……他每天要写新的2000字或者一个章节之前,他会把之前写过的所有的从头到尾再看一遍,让自己再进入到那个世界里面去,然后开始再写,诸如此类的。我基本上依此照章办。」 在追光动画,王微担任前三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负责创作层面的把控,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愿意把「所有的生命跟时间都花在这么一件事情上」,所以只能亲自上手。动画其实是很枯燥、繁琐的一件事,倒是有很多房地产商打着建动画产业园的名头在这个圈子里挣快钱,但创作恰恰是王微的兴趣所在。互联网圈都知道他爱好文艺,他在《收获》上发表过小说,写过话剧剧本,但那些都是业余爱好,现在他必须学习如何成为一个稳定的创作者。为此,他减少发微博的频率,停掉一直在写的专栏,害怕自己的注意力被稀释;所有的情绪、感觉,被他仔细地保护好,「把它留在看画面或者看这些东西上」,即使是睡梦中的「心头一动」,他也会立刻爬起来,用手机记录下来。 他觉得自己比在土豆网的时候「更纯粹了」,生活变得简单而规律,很少再出去和朋友们聊天、喝酒,旅行的频率也降低了。每周,95%的日程都被密密麻麻的会议填满,制作成本的压力让他们必须严格地遵守流程,每天必须出产1秒钟的画面。他必须仔细思索每一帧画面,不断修改。开始的时候,他一边做一边骂:「我操,改了第20次了,还得再改。」后来发现,这份工作就是如此,「它不够好,那就得改,就得再改,就得自己忍住,自己克制住。」 追光动画的联合创始人于洲发现,在这种专注工作的影响下,王微变得更加平和了,和同事发微信时,偶尔还会在后面附上一个笑脸的表情,而在土豆网时,这种事在经常发脾气的王微身上根本不可能出现。 对于王微来说,动画电影是一个陌生的领域,按照他此前的分析,在土豆网积累的名声可以帮助他融资,动画电影所需要的创作、管理、科技经验,他也具备。但真正开始做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去哪里招人。互联网圈打拼攒下的声名在这里并不管用,很多人不知道土豆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王微是谁,不少人认为他只是来玩票的。王微和合伙人见了几百个人,做的第一件事是「说服大家我不是骗子」。 起初,王微对于一些具体的创作过程「指导不到点上」,他只能模糊地对袁野(联合创始人,产品及技术负责人)说:「我感觉这个地方不太对。」但是很快,他就熟悉了那些术语,开会时,好莱坞那边的专家也对他的意见表示信服。袁野后来才知道,王微看了两百多本关于动画电影的专业书籍,同时不断去向好莱坞的专家讨教。王微报名参加公司内部开设的速写课程时,袁野还有些不屑地想,「这个可能就是走个形式,他肯定会逃课」,但后来,这个持续3个月、每周五晚固定开班的课程,王微一节不落地上下来,倒是袁野自己因为逃课被罚了500块钱。 袁野同样佩服王微迅速切换状态的能力。动画导演的工作相当细碎,比如周四开完市场周会,紧接着就是动画表演会议,「哪怕市场上一个会刀光剑影的,他到下一个去做动画表演的会上,也能马上切到表演状态去。」袁野认为这种切换能力来自王微的控制力和成熟度。 王微自认是没有耐心的人,但是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写作、看书、处理事情,他告诉《人物》记者,这种在一定时间内保持专注的能力是可以训练出来的。20多岁在纽约时,他喜欢一个人跑去东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书,那个时候东村很乱,到处都是朋克、嬉皮和吸毒的,但他很快就习惯了在闹市看书,「试了几次就发现,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就是都可以练得出来的。」 3 在一次去大学的演讲中,王微谈到了自己的家庭。他的父亲出生在独立前的新加坡,在大陆长大,是一个颇受尊重的医生。父亲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在科罗拉多河里游泳,但他唯一一次难忘的游泳是为了逃避红卫兵的追赶而游过了一条河。如今父亲80岁,仍然会一个人背着背包全球旅行,但当他终于看到科罗拉多河时,也不能再游了。一生中错失的机会和自由让父亲始终拥有深深的愤怒。 这种愤怒好像遗传病一样留在王微的身上。年轻的时候,他对教育愤怒,对规则愤怒,为才华无法施展而愤怒,他讨厌任何人的安排,「只要一想到有人要给我指导该去读什么书,我就心生恐惧。」他从这种情绪中获得力量:「愤怒没有使我成为笼子里的困兽,不断地挠心,而是成为了不懈的推动力。」 年过四十之后,一些事情在渐渐发生改变。土豆创业时,他浑身家当100万,全部拿出来,一股脑往前冲,想的是攻城略地称王,现在他想的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过去,他觉得为社会带来贡献都是「屁话」,但现在,人生的价值是什么,这个课题常常冒出来。他「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够给世界、给社会、给我们的人类的群体知识和群体文化带来一些贡献,我不是说是这么来了,走了,说要这东西,就那么过去了」。 他在美国上过一个课程,同班的同学有美团的王兴、华兴资本的包凡、《华尔街日报》的袁莉,20多个人每3个月都会定期聚一次,聊聊自己最近看的书,最近在考虑的事情。他发现,一屋子人聊天,很少在说自己努力是为了挣更多的钱,为了多买几架飞机,「大多数人还都是希望自己能够为周围社会带来一些正面的价值」,这让他觉得「非常地鼓舞人」。 王微的父母亲都是医生,年幼时,父母一边吃饭,一边聊白天做的手术,一个人怎么被切开,内脏是什么样子,或者另一个人如何死去,临死前说了什么。他家离太平间很近,经常有尸体经过。这让他很早就感到一种虚妄,人生悲哀又无常,许多人用渺小的生命度过了无意义的一生。 年岁的增长、人生的境遇,再度让生命中细碎的细节涌到眼前。在外人眼中看来的声望、名利,都不能使他满足,他觉得「权力也好、金钱也好,什么这些,情感也好,它本身没什么意义」,只有那些美的,能让他心头一动的东西,值得倾注所有。他向记者提到了张继,一个唐朝进士,如今人们记住的并不是他的世俗成就,而只是「月落乌啼霜满天」这么四句诗。曾有人问王微,如果死亡那一天到来,会在墓志铭上写什么,「这是一个有好奇心的人,就OK了,就行了。」他说。 王微从小就喜欢金庸的小说,但他喜欢的不是武侠江湖里的快意,更多的是一种微妙的东西,他不喜欢杨过,觉得他太过完美和绝对而显得虚假,反而更被犹豫不决的张无忌打动。所以在《小门神》里,他也没有像通常的商业电影一样,给出一个痛快的、绝对的答案与结局,故事的结尾,神荼和郁垒击败了年兽,人间重新开始相信门神。但两个门神也接受了自己不总是被需要的事实,回到神界开起了小吃店。 当《人物》记者告诉王微,《小门神》和市场上大卖的好莱坞电影并不相像时,他非常高兴,连说了两声「谢谢」。他不喜欢善恶分明的故事,「我觉得人都有善与恶的,同时在我们身上的」。也正因为此,他没有对自己的电影提出很高的票房期待,而更希望人们能从电影中得到回味,多年后还能想起片中的某一个细节。 不久前的一天,王微坐在自家院子里,一阵风吹过,格桑花的花瓣摇摇晃晃,先是一株,然后慢慢地,变成一群。再次,他感到心头一动。他正在做的第二部电影里的一个画面中,总觉得缺了一些什么,这天他感知到了,缺这么一阵风。一阵风吹来,「然后它一点点过去,你会觉得,心里面会觉得有一点点悲伤,对吧?」王微非常细致地向记者描述了那个画面,那个瞬间,就是他所认为的值得回味的东西。 784 665 233 78 608 323 573 117 438 481 391 887 908 506 118 938 946 384 281 343 910 524 753 115 600 555 101 650 486 809 786 776 556 5 939 157 642 617 436 607 263 680 490 149 975 247 346 288 244 417

友情链接: 富仔存昌繁 时昌会保 栩锦才江 邦洽得吾婴飞 aid986 璧航 承翔成丽 聪震 生烤野兔 丙友德培
友情链接:mye746 柏寒成大 wbskin2 wvvy72076 xifan89 冬乐成允 风鸣 wqxf76993 凤黎 900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