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 512 152 126 570 578 133 25 8 14 465 190 713 932 348 904 229 711 516 988 604 42 32 585 2 944 105 247 968 396 727 724 250 649 151 509 71 472 146 370 735 110 468 663 566 428 678 625 582 158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一个外国人眼中的苹果中国成长史:地铁发展见证中国硅谷成长

来源:新华网 zuilink晚报

早上七点半,在北京通往郑州的早班火车上,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裹着一件灰色大衣,坐在二等车厢的座位里,大衣领口露着红色战袍的底子。头发东倒西歪地伏在头顶上,眼睛略带红色血丝,手背上还有水笔涂画过的痕迹。那是前天跟手下讨论智能儿童腕表外观留下的证据。过去的这两天,他没有休息好。 周鸿祎的脚边放着一个购物袋,里面装满了杂志。读完一袋杂志,是他坐车的习惯。他的秘书说他每天都在坚持读书。 除了读书,周鸿祎还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打架。周鸿祎说他从小就爱打架,但老打不过。面对新京报记者关于他是否有不服输的性格的疑问,周鸿祎说他的确好斗,但不是不服输,他只是争强好胜。 周鸿祎说创业公司没有能力打防守战。 话题1 布局 成功是一种偶然 就像说台风来了之后猪都能在天上飞,很多人成功是因为台风来了。 不服输是个战术 新京报:你的传记《拒绝平庸》读下来,感觉你经历跌宕起伏,能折腾到今天,做成百亿美元市值的规模,归根结底是不服输。 周鸿祎:不是不服输,我这人恰恰是愿赌服输的人,有些事你没做好,不服输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很多时候要复盘,通过复盘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可以总结。我的性格比较争强好胜,属于屡败屡战型,有时候遇到大的困境,大的挫折,反而我会比较冷静。 不服输是个战术,从道的层面来讲,是我的价值观和很多人不一样。很多人是以公司上市或者以市值来作为评价标准,或者以自己拥有多少钱。但我的价值观是,最大的成就感就是你做出来一个产品,你能影响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更多的用户。 360没什么布局 新京报:在儿童智能手环的发布会上你说,这个产品看起来不是特别酷,但很实用。 周鸿祎:这也是360的气质。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气质,你可以模仿苹果,但它的气质是你学不到的。 我希望不断能发现用户的需求。很多人老是喜欢问大公司布局。其实谈布局有什么用呢?我看过一些公司的布局,不接地气,最后得不到用户的认可。 新京报:360没布局吗? 周鸿祎:我们没什么布局。 新京报:从PC到手机,360每一步都走得很有逻辑。 周鸿祎:很多中国企业家在做成功一件事情后会做马后炮式的总结,你会觉得他们的逻辑非常正确,非常高瞻远瞩。但我并不是这样的,我的每一步都是探索出来的。 在一个不断变化的行业里谁能够看得那么远,站得那么高?我觉得都是吹牛。 最早腾讯几个团队都在尝试做微信类的产品,谁又知道哪个团队能成功呢? 猪在飞是因为台风来了 新京报:在身处其中的时候,往往有盲人摸象的感觉,难道是你幸运地摸到了一条? 周鸿祎:本来就是。互联网公司头三年都是在探索,真的是盲人摸象或者摸着石头过河,因为互联网是个不断变化的行业。所以,有的时候我认为成功是一种偶然,或者成功也是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尽管每个成功者都不承认。 就像说台风来了之后猪都能在天上飞,很多人成功是因为台风来了。 但反过来说,这中间有没有可以自己去努力的地方呢?你要不断地保持敏锐度,不要怕失败,不断地试错。在这个探索过程中,你可能探索了五个方向,最后成功了一个。 大部分公司都是要经过一个探索的过程。探索中,不要把一个事规划得很宏大,我主张在微观上抓住一点,快速地试,快速地拿给用户反馈,觉得可以就乘胜追击。 比如随身Wi-Fi,最早团队设想了十多个功能。我先鼓励他们说这个想法很好,但具体操作上可以把所有的附加功能都砍掉,就留一个免费热点功能。这是它最大的需求。如果这个功能用户都不接受,那么它在此之上搭建的所有功能都不成立。 话题2 趋势 成功者的心灵鸡汤没用 那些成功人士马后炮式的总结,都是讲自己如何牛,这种东西除了让人对大佬们更加的仰慕,还能干什么呢? 新京报:你对顺势而为怎么看? 周鸿祎:是个正确的废话。成功的人都可以说自己是顺势而为,问题是在最开始的时候谁知道它是适合的?我更喜欢英特尔前CEO格鲁夫博士的那本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他说,任何一个趋势来的时候,它不是敲锣打鼓来的,你要去倾听,它是个噪音还是个微弱的信号。 年轻人、创业者要真想看到所谓的势就反而应该把自己放下来,倾听用户的声音,观察用户的行为。 新京报:在360最先推出免费杀毒的时候,你都不认为自己在做颠覆的事情吗? 周鸿祎:是的,都是事后总结的。 新京报:你似乎很反感马后炮式的总结。 周鸿祎:你知道中国的创业还缺什么?缺经验。 中国创业者得到的往往是那些成功人士马后炮式的总结,都是讲自己如何牛,这种东西除了让人对大佬们更加的仰慕、崇拜,还能干什么呢? 当年所有人都把某个华人首富吹捧的神乎其神,然后弄一些语录。但天天看那个语录也不能保证你成功呀。那些语录我也看了,都说得特有道理。 新京报:还特精炼。 周鸿祎:对,那也是一种心灵鸡汤,但是没有用。所以,我更愿意把我的一些痛苦,过去经历的磨难,我怎么思考的,怎么做的错误决策,把这种心态分享给年轻人,他才能学到东西。 话题3 卸载预装软件 我选择站在用户这边 如果用户喜欢这个软件自然会留在手机里。如果用户不喜欢,自然会千方百计要把它干掉。是用户要干掉它。 没想到同行意见这么大 新京报:上一次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你小时候就喜欢打架。这次卸载手机预装软件又给你招来不小的麻烦。 周鸿祎:是(喜欢打架),但老打不过。 今年国庆节我们又干了一件得罪同行的事(卸载手机预装软件)。 这个事儿和当年流氓软件一样,是对消费者权利的一种侵害。我们只不过把这个道理说出来了,不应该这么做。 当时没想到捅了马蜂窝,包括很多手机厂商(都反对)。 新京报:做之前团队应该有评估,应该预想到的。 周鸿祎:没仔细看。我们当时还做得比较谨慎,不是360一上来就自动把预装都干掉了。用户得自己主动进来找这个功能,还得点了好几次,才能删掉,而且得手工操作,如果不对预装软件痛恨的用户不一定会用这个功能。 我们确实没想到同行们都那么大的意见。 新京报:360也有预装,预装都是要花钱的。 周鸿祎:他们预装下去,已经收到钱了。手机到了用户手里,用户再把它卸掉无所谓。 是用户要干掉它,不是我 新京报:软件厂商的钱白花了,以后软件厂商就不会再在预装上花钱了。手机厂商当然不乐意。 周鸿祎:这就是我们的区别。我考虑的是用户要不要。 新京报:最近问过一个软件厂商,他说360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很没有道德。 周鸿祎:我们只是个工具。如果用户喜欢这个软件自然会留在手机里。如果用户不喜欢,自然会千方百计要把它干掉。 是用户要干掉它,不是我要干掉它。 新京报:本来用户没有途径卸载预装软件,你现在创造了这个途径。 周鸿祎:这个功能本身是没错的。 我还是那个观点,一个企业要成功还是得有正确的价值观,最重要的是怎么对用户。 互联网里所有成功的企业,一定是用户利益至上。当商业价值和用户利益出现冲突的时候,你要选择什么?我选择站在用户这边。 最近马云做来往,丁磊做易信,大家挑战微信。这件事反映了行业的特点,大家竞相免费给用户用,还要想着给用户搭免费的流量,向用户赠送免费的短信。产品都免费了,还要想办法倒贴很多资源,就是为了让用户用一用。真是竞争到极致了。 话题4 跟风 模仿微信永远没机会 今天你再做一个表面上和微信比较像的产品,就永远没有机会。你一定要想到去做一个和它不一样的东西。 新京报:今年微信很火,阿里等都在跟进,你怎么看这块市场? 周鸿祎:现在大家都在学微信,是因为意识到微信重要了。但微信已经做了三四年了,做起来了,把运营商都颠覆了,今天你再做一个表面上和微信比较像的产品,就永远没有机会。 你一定要想到去做一个和它不一样的东西。这也是我常说的,只有创新,才能产生一种新的层次的竞争。 就像当年新浪微博做得好,腾讯也做微博,但腾讯再怎么做微博都做不过新浪,因为它和新浪没有差异化,再有钱也不行。但腾讯最后用什么打击了新浪微博呢?是用了微信,是一个和微博完全不一样的产品。 在互联网行业,不能依靠护城河了,而是要去创新,去自我超越,公司才能活得长久。 新京报:互联网几大巨头都在布局,用尽方法筑高城墙,防止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失守。360是怎么规划的? 周鸿祎:我个人觉得360还是一个创业公司,不可能跟巨头去比财力的,更不可能和巨头用一样的打法去打。 我个人觉得只有快速往前跑才有希望,最终还是要依靠创新。 新京报:浑水做空网秦,360的股价也受到波及,你担心吗? 周鸿祎:不在意。我是第一代互联网老兵,经历过2000年的泡沫和泡沫的破碎,很多公司从天上掉到地下,看过这个东西你就会有一种比较平常的心态。 股价只是代表了投资者对你未来的期望。我认为还是要把有限的注意力投到用户身上,企业的价值不是因为你有好的股价才有价值,而是有用户支持你。 话题5 创新 不颠覆别人,就会被别人颠覆 企业家要很饥饿,不满足现状,满足现状就不会颠覆了,也不会自我颠覆,就容易被别人颠覆。 颠覆式创新就是吊丝的逆袭 新京报:在创业的路径上,你比较主张颠覆式创新。为什么? 周鸿祎:道理特别简单,真正的颠覆式创新有两种,一种是把贵的变便宜,收费的变免费,一种是复杂的变简单。 它实际上都是从低端切入,创造一个新的,原来大企业看不上的市场,然后让很多低端用户进来,让很多原来不是用户的用户进来,然后慢慢地往上蚕食。 我管它叫做吊丝的逆袭。 新京报:360未来五年内有可能再出现颠覆式的创新吗? 周鸿祎:我认为我不颠覆别人,我就会被别人颠覆。 可能也是性格使然,我更希望是扮演一个鲇鱼的角色,所以我会不断地做自我颠覆的事。 企业家的精神决定创新能力 新京报:创业史上有不少成功转型的公司,比如苹果有过起死回生,诺基亚有过成功的转型。但现在诺基亚境况不佳,苹果创新乏力,是不是企业只有一次颠覆创新的机会? 周鸿祎:不是的,其实关键还是由企业家的精神决定。 比如说乔布斯在苹果的时候,做了不少颠覆式创新。这个企业家精神,我认为是永不满足吧。这也是为什么乔布斯在斯坦福年会上的讲话说,要stay hungry。就是企业家要很饥饿,不满足现状,满足现状就不会颠覆了,也不会自我颠覆,就容易被别人颠覆。 新京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周鸿祎:是的,所以在我们这种行业,企业家的性格和精神特别重要。 新京报:这可能也是大企业的通病。 周鸿祎:这就跟你是一个小青蛙的时候,跳来跳去很灵活,当慢慢变成一头大象,确实很重。 我认为有两种方法来应对。 一种是,如果有公司颠覆你,我希望那个公司是我投资的。 第二种是在企业内部,一定要有一种内部的特区机制。企业为了维持既有业务,不能天天来回折腾,但是你的公司一定要有一些能折腾的人,有一些能折腾的产品部门,让他们去创新。 如果未来有一天有人能颠覆我们了,我希望这是我内部培养的公司,或者是我投资的公司。 B12-B1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 605 650 411 247 589 511 544 119 646 422 10 819 304 187 829 604 489 492 670 433 722 579 68 59 535 761 33 762 911 225 300 568 370 804 181 129 119 407 73 762 922 572 792 953 285 550 561 513 281 634

友情链接: 充相计庾 成俊 awgmpn 517941059 gvcfvoznd 一支摩尔 hoh392597 彬洲宝蓓德 古原吹一砂 碧蓝守
友情链接:工头 5166525 彭淮亟 鲁蒙理 善成沉钊广鹏 6368386 idsscomcn 云飞飑炎 巴嘎 申沤帕